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瑞瑞的博客

瑞祥多吉

 
 
 

日志

 
 

追寻藏族英雄的足迹……  

2014-07-30 21:42:56|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寻藏族英雄的足迹……

——浙江省宁波市鸦片战争金川屯兵抗英战斗遗址纪行

●刘期荣 图/文

追寻藏族英雄的足迹…… - 瑞祥多吉 - 瑞瑞的博客

 

 

追寻藏族英雄的足迹…… - 瑞祥多吉 - 瑞瑞的博客

 

 

身为嘉绒藏族的后裔,自然对本民族有着炙热的情感。

前些年与一些文人墨客交往,知晓嘉绒藏族的一些闪光历史,后通过网络平台查阅到一些史料,深为金川地区嘉绒屯兵临危受命,立下“不战胜即战死”的誓言,开赴西藏、台湾和浙江宁波等地,骁勇善战、奋勇杀敌,血洒疆场,誓死抵御外敌入侵的英雄壮举所敬慕。

7月6日,为做好与金川屯兵有着紧密关系的口述历史片《出征舞》的拍摄制作,我与咱小金电视台的曾广荣、尹才俊和雷鹏一道,乘飞机前往浙江宁波采访拍摄。当我们踏上宁波的土地,逐一瞻仰过当年以阿木穰、哈克里为首领的嘉绒藏族兵丁流血牺牲的战斗遗址,为藏族勇士们为国捐躯的精神深感伟大与崇高。

在金川县政府副县长郑刚先生的引荐下,我们一行与浙江宁波电视台专题部的孙武军编导取得了联系。此前,宁波电视台就策划并制作过大小金川嘉绒屯兵奋勇杀敌、血洒疆场的英勇事迹的专题,编导孙武军曾深入阿坝州金川县、马尔康县和雅安宝兴县等地进行过专访。了解到我们此行的目的,孙编导非常高兴,不但事先为我们预定了宾馆,还亲自到下榻的地方等候。

当日15时,我们如约而至,一阵寒暄,彼此就成为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在宾馆大厅促其交谈,了解到咱们造访的目的之后,他为我们规划了走访拍摄的线路和地点。

 

7月7日上午,孙编导带我们来到金川屯兵二三百人壮烈殉国的鼓楼前面的街道,这里正好是拍摄鼓楼全景的最佳位置,摄像师开始了他们的工作,我也随同孙编导一道追忆鼓楼的今昔,一边还用相机,定格这一古建筑勃发的雄姿。

孙编导介绍说:“鼓楼即是宁波古城的东门,是今日宁波市的一处标志性建筑,也是宁波城市历史变迁见证的缩影。据史载,该区域自唐长庆元年(公元821年)明州刺史韩察筑子城以来,便为历代政治中心,即衙署所在地。后梁开平三年(909年)置明州望海军,称为望海军门(楼)。宋太祖建隆元年(960年)又改为明州奉国军,鼓楼也随之改称为奉国军门(楼),由太守潘良贵书‘奉国军楼’额。鼓楼现存楼阁建筑为清咸丰五年(1855年)由巡道段光清所督建。整座城楼占地七百多平方米,总高约二十八米,共分七层,城高八米多,门道深十六米,门宽六米,为石砌拱形门;其东北依城墙设有踏道,可拾级登上城楼;楼为五开间,三层木结构檐歇山顶,气势雄伟。”

边走边聊,我们穿过鼓楼下的城门,沿着城门东北依城墙设的踏道上到城楼。我疾步绕着这鼓楼转了一圈,举目环视,但见宽阔的马路,川流不息的车辆和人流,现代化的高楼建筑,已经替代了宁波古城古朴的风格。

“阿木穰及其藏族兵丁就是战死在这里的吧?!”站在城楼内侧,俯视一条不足百米长的一条街道,我急切地向身边的孙编导询问。

 “是的,眼前这条小巷,正是你们金川屯兵首领阿木穰及其士兵阵亡的地方。不急,我把自己所了解到的都告诉你们吧!”孙编导如是回答。他介绍说,当年,在藏族士兵日夜兼程赶往东南的时候,朝廷官员“扬威将军”奕经也带着扈从随员从京师出发,缓缓南行。这些人一路上留恋金粉繁华,大肆寻欢作乐,宿娼酗酒,索财贪贿,差役繁兴。

皇族出身的奕经,既没有作战经验,也毫无战斗决心。他身为扬威将军,对“或战或抚,游移两可”,全无主见可言。1842年2月,各地增援东南前线的兵勇陆续集结到浙江。奕经一行抵达杭州后,不认真研究作战方案,却将获胜的希望寄托在梦兆和天意上。在继续等待后续援军之时,奕经听人说杭州西湖的关帝庙最为灵验,立刻前往求了一签。据说这支签上批道:“不遇虎头人一唤,全家谁敢保平安”。奕经百思不得其解。3天后,阿木穰、哈克里等所率的藏族远征军千里迢迢赶到浙江,奕经一见竟恍然大悟,因为金川屯兵是一支嘉绒藏族武装,个个身体魁梧健壮,他们头戴虎皮帽,后垂一条长长的虎尾,十分威风。藏兵们头戴虎皮帽,正好与签中的“虎”字相应,奕经于是荒诞地认为,只要按签上所示,让两支戴着虎皮帽的藏兵打头阵,定可保清军旗开得胜。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奕经将进攻的时间选在道光二十二年农历正月二十九日(1842年3月10日)四更时分,因为这天是难得的“四寅期”,即虎年虎月虎日虎时!他又任命属虎的总兵段永福为大将,硬是凑足了“五虎”。奕经将此次气派的反攻称作“五虎扑羊”之计,“羊”就是洋人——他沾沾自喜地认为羊自然是斗不过虎的,更何况是“五虎扑羊”?!

于是,奕经将臧纡青“分伏散战”的作战方案改作“排阵对战”,不听各路将领推迟进攻的劝告,在各种作战条件都未准备就绪的情况下,不顾双方悬殊的武器差距,决定兵分三路,按算命抽签所指示的时间——道光二十二年农历正月二十九日发起全线攻击,幻想一举收回宁波、镇海、定海3城。

当时投入作战的清军有文蔚所率领的4000兵勇,一半驻扎在慈溪10公里以外的长溪岭,一半由朱贵率领驻扎在宁波西门外的大宝山。段永福率领的4000兵勇驻扎在大隐山,策应宁波 ,谢天贵另外率领1000兵勇驻扎在骆驼桥,扼守镇海、宁波之间的交通要道。阿木穰的藏族士兵被编入段永福部,索文茂和哈克里率领的藏族士兵分别属于朱贵和刘天保统辖。按照奕经的部署,第一路清军自大隐山反攻宁波,由阿木穰和黄泰率军,分别攻打西门和南门;第二路从大宝山进攻镇海,由刘天保和哈克里分别攻打镇海和招宝山威远城;第三路召募水勇从岱山潜渡进击定海。

反攻宁波是这次战役的主攻方向,战斗也最激烈。按照计划,总兵段永福率师以阿木穰所率领的400名藏族士兵为先锋,负责攻打宁波城的西门。他说,据《浙江鸦片战争史料》记载:“金川八角碉屯土司(守备)阿木穰,在宁波西门拒敌,其部下最为骁勇,善用鸟枪,击人于百步之外,无不中者。乃自军中有不许轻易用炮之令,并鸟枪亦不携带,只以短兵器接战。”进攻宁波前,阿木穰曾与屯兵誓言“不战胜即战死”。战斗打响后,在城里内应的配合下,藏兵擒杀了城门口的英军哨兵,打开城门。阿木穰“骄捷奋勇,战辄争先”,“冠虎形奕径,古有虎头之兆,今赴前敌”,“因县城边火起,又闻枪炮喊杀之声,屯兵即争先爬城,攻门而入”。

从西门打到这鼓楼,攻入宁波城后,清军大队人马即直奔街道前面右手边的位置的英军指挥部。然而,攻入城内的藏族士兵左执盾、右握刀,直抵鼓楼,却未遇到英军的拦截。他说,据史料记载,由于战前的保密不严,其实英军侦知了清军进攻的确切时间,遂在城内预作了埋伏。待到士兵们攻进宁波城,个个肩插竹竿灯,似猛虎下山直扑鼓楼时,却被英军引入埋伏圈。英军指挥部的所在地“门坚墙高”,进攻士兵无法攀登。英军用优势火力射击,将装备上处于绝对劣势的清军击退到眼前这道狭窄的街道里。随即,英军又爬上临街的屋顶,对准拥挤在街心的藏族清军射击。在密集的炮火中,阿木穰率军左冲右突,但是由于街道狭窄,进不能攻,退不能守,完全暴露在英军炮火之下。英勇的屯兵首领阿木穰及其部属数百人全部壮烈殉国。

聚精会神听着孙编导的讲述,印证史料所述,藏族壮士们冲锋陷阵、浴血奋战、视死如归的英雄壮举,生动的在眼前徐徐展现,这无不令人浮想联翩——为国捐躯的藏族将士,他们保家卫国,血洒疆场的壮烈之举,是嘉绒骁勇善战的藏族同胞英雄气魄的真实写照,不愧为是我中华民族优秀儿女的骄傲啊!

孙编导继续道:“经过历代的修葺,鼓楼的内部则新设立了“宁波城市发展史”陈列馆……现在,已经开发建设成的鼓楼步行街商城,总占地面积3.65公顷,总建筑面积6.7万平方米。大修后的鼓楼还成为宁波市文化活动中心地之一,经常举办各种书画、摄影、文物精品展览与交流等活动。”

此时,我已经无心去听孙编导的其他介绍,也无心去品读李调元登鼓楼诗句:雉堞凌云脚下堆/鲸波带日岛边回/江中船出海中去/洋外帆从天外来/地近东溟先见日/云垂南浦忽闻雷/不知何处蓬莱是/遥看沧沧贝阙开的真实意境了,思维已经完全沉浸在悲壮的战斗场景的悲壮与愤懑之中。

结束鼓楼的采访拍摄已经是中午时分。在孙编导的引领下我们摄制组一行又来到与鼓楼毗邻的著名景点月湖。听孙编导介绍说,月湖又名西湖,开凿于唐贞观年间,是宁波市区著名的风景名胜区,该湖呈狭长形,面积约0.2平方公里。月湖景区位于宁波老城区的西南隅,面积96.7公顷。其中水域9公顷,是宁波城内最重要的历史文化保护区,素有“浙东邹鲁”之美誉。我想,虽然月湖与我们摄制组的主题没有多大联系,既然孙编导要带我们来与这个景点取景,自有它的道理,那就是展示宁波的风光。古老与现实融合,历史与现实接洽,珠联璧合,相得益彰,这或许也是我们记录历史启迪后世的共同初衷吧!

在月湖摄取了几个镜头,简单午餐之后,我们直奔另一个古战场威远而去。

在去往威远的路上,豁达开朗,善于言辞的孙编导,不住的向我们介绍当年发生在宁波的历史事件与现在宁波的发展情况。但在我的脑海里鼓楼鏖战的场景还在如波涛似的翻滚,激战威远的战斗轮廓也似乎在脑海里构筑。

驱车到了威远,孙编导与公园门卫交涉一番之后,我们在他的带邻下,开始沿着石阶往小山头上的古城堡进发。

掩映在树丛中的威远城没有鼓楼高大雄伟,但其城墙依然厚实坚固,尽显他昔日的威风。

来到威远城正门前,摄像师已经开始了他们的工作。我不停地用相机拍摄眼前威武雄壮的城门、城墙,以及与之相随的一切建筑,一边还听孙编导的讲解。

孙编导介绍说,在攻打宁波城时,另一支藏族屯兵由瓦寺土守备哈克里率领,正在攻夺镇海城东侧的英军据点——招宝山威远城要塞。

指挥镇海作战的参将刘天保侦察到英军在城中街道设有埋伏,于是命令部将300人回去运炮,又亲自率领200名士兵撞开城门。藏族屯兵在哈克里的率领下利用敌人炮火俯射死角,发挥屯兵登山矫捷的优势,冒着英军炮火机智勇敢地“揉升而上”,敏若猿猴,强入威远城。就在英军抵挡不住,准备四散逃命时,停泊在江中的英国军舰从背后向藏军开炮,使哈克里率领的藏族士兵腹背受敌,遭受重大伤亡,只能且战且退,途中遇到运来的大炮,于是开炮还击,在杀死英军20余人后撤出了威远城。

撤退途中的哈克里与前来策应的清军会合,又重新布阵投入了战斗。经过10多个小时的激烈战斗,清军已弹尽粮绝。眼见英军冲上了阵地,哈克里从腰间抽出战刀,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在乱战中,哈克里寡不敌众,身中数枪,倒在了阵地上,与部下数百人战死于大宝山。哈克里和藏族士兵的英勇抵抗,重创了侵略者。据《宁波市志》记载:“次日,英军装尸5船退往宁波、运尸定海。”英人自己也承认“自入中国来,此创最深”,使他们在一个月后做出撤出宁波的决定。

听了孙编导的介绍,我倍感振奋,顿生感悟——此种牺牲精神,怎不令人钦佩?!是啊!同样来自金川地区的哈克里,是鸦片战争抗击英军侵略的又一位藏区的杰出将领,他们率领的藏族勇士用原始的武器抵抗着炮利船坚的英国侵略者,用鲜血和勇气书写了中华民族抗御外侮的浩然正气啊!

 

7月8日上午,摄制组一行冲最后一个拍摄地点朱贵祠而去。

  朱贵祠,是1846年宁波慈城人民为纪念英勇抵抗侵略的爱国将士朱贵集资兴建。取名“高节祠”,又名为“慈郭庙”,俗称朱将军庙,现称朱贵祠。通过查看史料,我了解到朱贵祠的一些历史渊源,该祠供奉有阿木壤和哈克里的塑像,自然就是我们此行要采集的最重要的实景资料。

 来到朱贵祠,看守祠堂的7旬老人林福秉大爷与他的妻子热情的接待了我们。摄像师在祠堂里外不停的忙碌着,我与林大爷夫妻和孙编导一起抽空在门口闲聊起来。

“欢迎远方的贵客!”听说我们是从四川阿坝州来的藏族朋友,林大爷显得格外兴奋。他说:“我是退休工人,咱们夫妻俩已经看守祠堂12个年头了,你们是第一个来这里(访问)的藏族人。欢迎来看望我们心中的英雄啊!”

林大爷介绍说,朱贵祠座落在慈城西门外二里大宝山西麓郑山脚。为五间两进硬山式清代建筑,座北朝南,山门面阔18米,进深7米;大殿面阔18米,进深10米,天井面积215平方米,词东侧原郑山庙遗址1770平米已征用并已砌筑围墙为今后扩建用地,朱贵祠建筑面积325平米,总占地面积2500平米。

1963年,朱贵祠又经修缮,成为宁波市首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984年,宁波市政府拨款在祠后山建造了“鸦片战争大宝山阵亡将士之墓”,1985年4月,朱贵将军的第6代后裔从甘肃前来祭扫祖祠,赠送的“浩气长存”的四字已制成匾额。不久后著名书法家沙孟海挥毫,也为朱贵祠留下“陟大宝山原百端交集,抗外族侵略万古留芳”的楹联。2013年,政府又对展厅进行重新布置,并按历史形制重塑朱贵及阿木穰、哈克里铜像,辟为鸦片战争宁波抗英事迹纪念馆。

“大宝山之战也十分惨烈啊!战死的汉族和藏族勇士尸横遍地……”来到埋葬大宝山抗英阵亡将士的墓地瞻仰,孙编导向我介绍了大宝山之战当时的战况。他说:“大宝山位于慈溪城西门之外,是守卫慈溪的战略要冲。宁镇之战失利后,另一支由瓦寺土舍索文茂率领下的藏族士兵在陕甘军著名抗英将领朱贵麾下,继续在大宝山抗击英军的疯狂进攻。3月15日,英军从宁波出动近2000人,前后夹击驻守在大宝山的清军。朱贵率领包括藏军在内的清兵英勇抵抗。战斗中,朱贵手舞战旗,指挥部队作战,不幸被英军的炮弹炸断了右臂,他忍着剧痛改用左手指挥战斗,最后被英军子弹击中,壮烈殉国。”

 鼓楼、月湖、威远、朱贵祠……宁波之行,追寻藏族勇士们为国捐躯的足迹,接受他们参与鼓楼巷战,威远城、大宝山之战等战斗遗址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洗礼,我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深深为历史上咱嘉绒藏族保家卫国、奋勇牺牲的英勇气概所感染,所激扬……

是啊!2000藏族人不远千里远征东南,保家卫国,抗击外敌入侵,毅然血洒疆场,尸留异乡,这虽然是中国历史抗击外敌入侵的短小片段,却显得无比的辉煌,无比的荣光。威武不屈的的鼓楼、悠然雄浑的威远城,雄姿英发的朱贵祠,以及嘉绒藏人们家乡埋葬着英雄们辫子的朴实的坟茔,永远昭示着那些铁骨铮铮、永垂不朽的英灵;源于金川地区人们纪念嘉绒屯兵南征北战、英勇杀敌古老深情的歌舞,永远述说着这段不朽史诗的悲壮与豪迈,世代启迪着西南边陲与东南沿海乃至整个的炎黄子孙!

乘兴而来,满载而归。愿宁波电视台精心制作的专题节目,以及我们所摄制的口述历史片,能为藏族将士们在天之灵送去最真切的祝福吧! 

追寻藏族英雄的足迹…… - 瑞祥多吉 - 瑞瑞的博客

 

追寻藏族英雄的足迹…… - 瑞祥多吉 - 瑞瑞的博客

 

  

追寻藏族英雄的足迹…… - 瑞祥多吉 - 瑞瑞的博客

 

追寻藏族英雄的足迹…… - 瑞祥多吉 - 瑞瑞的博客

 

追寻藏族英雄的足迹…… - 瑞祥多吉 - 瑞瑞的博客

 

追寻藏族英雄的足迹…… - 瑞祥多吉 - 瑞瑞的博客

 

追寻藏族英雄的足迹…… - 瑞祥多吉 - 瑞瑞的博客

 

追寻藏族英雄的足迹…… - 瑞祥多吉 - 瑞瑞的博客

 

追寻藏族英雄的足迹…… - 瑞祥多吉 - 瑞瑞的博客

 

追寻藏族英雄的足迹…… - 瑞祥多吉 - 瑞瑞的博客

 

 

 

 

 

 

       

                                       2014年7月19日 初稿于家中

                                      2014年7月21日 成稿于办公室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