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瑞瑞的博客

瑞祥多吉

 
 
 

日志

 
 

川西高原:领略藏羌文化的神秘  

2007-07-30 17:10:44|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川西高原:领略藏羌文化的神秘

 

瑞祥多吉(庄春辉) 文

 (624000  四川阿坝州文化局)

 

 品味川西高原,在许多游客的印象中,那里有百看不厌的奇山异水,过目难忘的藏羌文化风情;还有卧龙·四姑娘山·夹金山大熊猫栖息地,如果说到那千姿百态藏羌锅庄、气势雄伟的藏羌碉楼,也许就鲜为人知,颇具神秘。今天,让我们去溯源它、解读它,就不得不透过岁月的烟云,唤醒那段沉睡已久的历史……

 

 大拙至美的藏羌碉楼  

   

  川西高原,以“雪山草地”著称,地处川藏咽喉,西控西藏,东托巴蜀,藏羌民族聚居,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从元代起,朝廷为了“协和蕃邦”,稳定川西高原的社会政治局势,加强军事上的防范与控制,在采取“以夷治夷”土司制度的同时,逐渐在川西高原实行了“分而治之”的统治方略,或“因俗而治”,继续实行土司制度;或“土流并治”,对土司的权利进行限制;或分封众多土司,削弱其势力。由于众多土司的林立,增强了土司之间的防范和自卫意识,于是在川西高原形成了高碉林立的军事防御景观。藏羌碉楼是川西高原碉楼中最出色的代表和最值得保护的典范。这种杰出的防御型石砌或夯土建筑是以世代相传的营造技术建筑而成,位于“曲径通幽”的雪山或“山环水抱”的草地里,是一种藏羌先民世代延续下来的碉楼民居建筑方式。有的碉楼的内部墙面经过精心的装饰,显示了他们当时群居生活的精神和物质需求,并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反映了一个地处雪山草地与周围自然环境危机四伏的社会是如何发展的。这些碉楼建筑和它们所处地理位置之间的关系,显示了“负阴抱阳,背山面水,山管人丁水管财,有山无水休寻地”风水理论和建筑与环境和谐统一的理念。

川西高原:领略藏羌文化的神秘 - 瑞祥多吉 - 瑞瑞的博客

                                                                     庄春辉 摄

     藏碉和羌碉造型大同小异——羌碉的四角碉顶部靠后部有升起的照楼,而藏碉的四角碉四角顶端作尖角耸立,为牦牛角的象征。羌碉一般通高达二十米以上(分五层),藏碉一般通高达三十米以上(分九层),有的藏碉通高达五十米以上。无论是防御追捕、战时联络,还是监控寨情等,都具有不可替代的军事防御作用。若以碉楼的类型和功能来划分,又可分为界碉、卡碉、家碉、寨碉、庙碉、烽火碉、风水碉和纪念碉几种。为了充分发挥它的军事防御能力,凡修设之地,皆通盘考虑。一般均选险隘要害关口,往往一夫扼守,万夫莫前。数里之间,星罗棋布;一碉有警,相互呼应。四川阿坝和甘孜地区嘉绒藏族高碉聚落,四川甘孜地区木雅藏族高碉聚落,四川阿坝地区尔玛羌族高碉聚落,西藏林芝地区工布江达高碉聚落,被誉为中国藏羌高碉文化的四大聚落。川西高原藏羌碉楼是凝固的文化符号,凝聚着人们对往昔岁月的文化追忆,是一种震撼人心的石砌建筑技术与艺术形式有机结合的千古绝唱,是解读我国古建筑艺术的珍贵“活化石”,已经被列入我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预备项目。

 川西高原的藏羌碉楼是在独特的历史文化背景和特殊的自然地理环境下被创造出来的一种独特的建筑形式的杰出代表。它从不同侧面展示了这种建筑的产生、创新和发展,也为特定的历史进程、文化传统、民族民俗的发展与演变提供了丰富的实物证据。藏羌碉楼以依山就势、千姿百态、样式精美、风格各异、布局合理、错落有致著称,集居住、防卫、防盗、防灾等功能为一体,且星罗棋布,数不胜数,体现了人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具有浓郁的高原藏羌碉楼民居建筑特色,构成了神奇、古朴、壮观、美丽的画卷,所以在川西高原有“无碉不成寨”之说。如果你从高空俯瞰,你会惊奇地发现碉楼与碉楼外的山峦、溪河、道路十分协调地融合交织在一起。因为藏羌先民对碉楼的选址十分讲究,追求人与自然完美结合。无论是每一座单体碉楼,还是每一个村落的碉楼群,它都有一种川西高原乡土的美感,体现出独特的画境美、意境美、雄浑美、气势美。藏羌先民历来认为,天地气交,化生万物,万物都要遵循天地的阴阳变化而生存,以与自然和谐为最高准则。让天地所孕育的你、我、他,安详诗意地生活在自然的怀抱之中,这是藏羌儿女世代念兹在兹和释兹在兹的核心价值体系。每当海内外游客踏上川西高原,立马就被藏羌碉楼雄浑质朴的外形,玄妙精巧的结构,美轮美奂的内饰,积淀丰厚的文化,聚族而居的遗风,敦亲睦族的民风,九宫八卦的理念深深吸引时,无不为中外建筑史上的这一建筑奇迹而惊叹!川西高原的藏羌碉楼,建筑风格古朴粗犷,建筑形式优美奇特,建筑功能齐全实用,建筑材料就地取自大自然,四周墙体均用石片垒砌或泥土夯筑而成,不用任何黏和物质,所取石料或泥土就地取材,大小方圆不拘,荒废时又回归大自然,是早期环保节能型生态建筑的经典,体现了人居条件与自然环境的和谐统一。在营造时不画图,不吊线,全凭眼看施工完成。一般每座碉楼高十至十五米,分上中下三层,每层高约三至四米,立屋盖青瓦或机瓦。每层留有瞭望孔,上层为佛龛和瞭望台,中层为火塘和卧室,底层为牲舍。天、人、地三层碉楼和天、人、地三格窗楣建筑样式也立体地体现了藏羌传统“天人合一”的宇宙观。房顶竖有经幡,建有熏烟(煨桑)塔,屋檐、门窗悬挂白色帘布帷幔;门楣、窗棂、房顶四角放置有白石。这里的村寨少则有四五座碉楼,多则有百来座。每座都是营造技艺杰作,结构没有瑕疵,角像刀刃一样棱直,墙壁牢固又光滑。这一座座碉楼最早的建于元朝后期,最晚的则建于上世纪的前半叶。它们跨越几个世纪,见证了川西高原从战乱走向安定、从萧条走向繁荣、从贫弱走向富强的进程。这些碉楼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老碉楼门窗窄小,新碉楼门窗宽大,石或土墙身厚实,整体由下往上渐内收,都是按照“依山、面水、近寨”这一藏羌碉楼的基本特点建设的。碉楼按建筑材料可分为石碉楼、土碉楼、砖瓦碉楼、钢筋混凝土碉楼四大类;按功能可分为民居碉楼、土司官碉楼、佛本庙碉楼、不同功能的高碉楼四大类;按建造年代又可分为元代、明代、清代和民国时期。四角碉楼是最早最具代表性的碉楼文化形态,而六角碉、八角碉、十三角碉是最高最具表现力的碉楼文化形态,集中地展示了藏羌碉楼建筑营造技艺的独特风格和最高水平。藏羌美学思想在传统风水中均能找到对应的内涵,这与藏羌传统“天人相类”、“万物归一”的文化特质,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物我同一是分不开的,二者皆是“天人合一”宇宙观的特殊体现。藏羌碉楼基本上是文化空间造型艺术,但它又是融合了多种艺术门类的综合艺术。藏羌碉楼是藏羌民众的生活环境,环境气氛是建筑美感的基础,当我们置身与碉楼之中,随着空间序列的展开才能领略其全貌。大凡到过川西高原的人,一踏上这片土地,顿时就会感到自己置身于一个神奇的世界:岷江和大渡河像一条条哈达在群山中蜿蜒,圣洁的雪山虚幻迷离,五色经幡在风中摇曳飘动,雄伟的碉楼静静地矗立在村寨或山间,碉楼墙壁上那醒目的各种吉祥图案令人浮想联翩。碉楼四面墙壁均用石灰涂边,窗户周围也勾白边,墙上画有图案。碉楼四面墙边和门窗边框涂的白色图案,是夸张和变形的牦牛头图案,这与藏羌民族的图腾崇拜和尚白传统有一定的关系。这些图案并非信手涂抹,而是有其特殊文化意义和作用,是藏羌民族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的价值观和审美观,代表着碉楼主人的追求与愿望。其中,碉楼四面墙壁上的万字顺时针和逆时针图案、黑白日月图案和十字图案使用频率最高。不时出现的吉祥结图案,为中国结的平面图案,意思为“吉祥永远”。藏羌碉楼四面墙壁上的图案不同程度地把这一文化精髓外化其中,成为一道亮丽的人文景观。

川西高原:领略藏羌文化的神秘 - 瑞祥多吉 - 瑞瑞的博客

                                                       庄春辉  摄

 

灵动飞扬的藏羌锅庄

    在藏羌众多独特的民间文化中,藏羌锅庄因其舞姿独特优美,群众参与面广,而被我国舞学专家誉为“中国圈舞艺术的活化石”。当年,著名舞蹈家戴爱莲深入川西高原采风,回去后以“藏羌锅庄”的嘉绒藏族乾多调式为蓝本,创作的《嘉绒酒会》,顿时风靡九州,走俏美国百老汇。这段佳话,藏羌同胞至今难以忘怀!藏羌锅庄,这门古老而又充满青春活力的艺术来源于生活,又经过长期传衍积淀,各自逐渐形成了相对稳定的动律体系,呈现出各具藏羌文化特质的审美功能,可将其列入我国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预备项目。

川西高原:领略藏羌文化的神秘 - 瑞祥多吉 - 瑞瑞的博客

 

藏羌锅庄是一种无伴奏的集体圆圈歌舞,是转经和转山朝圣的另一种形式,常见于川西高原山寨的大门口、大晒场和火塘边。人体绕着圆圈转动起来的时候,长袖挥出的是心的形象,脚与大地相接,踏出的是心的节律。过去与未来,历史与神话,人生与梦想,男人与女人,富贵与贫穷,生存与死亡,终点和起点联接在一起。无伴奏的集体圆圈歌舞是藏羌民族同万山神灵交流,与天地万物对话的一种途径,是一种用心去领悟、去颂诉、去歌舞、去礼赞的艺术形式。它不仅凝聚人心 ,张扬个性,互动有为,而且与地理环境、生命历程、情感交流和终极关怀联系在一起的,是藏羌民族与天、地、神相互认同和相互整合的结晶品。藏羌儿女以锅庄的艺术形式,敬天地是为了感激造化和呵护,敬父母是为了感激养育之恩,敬朋友是为了感激关照和捧场。他们深信天地合其德、日月合其明、四时合其序、鬼神合其吉凶。他们为了身和而同住、语和而无诤、意和而同悦、戒和而同修、利和而同均、见和而同解!这些充满人性光辉的艺术形式陶冶着他们的心灵,鼓舞着他们的意志,升华着他们的情操,使他们成为了与青藏高原同歌共舞的雪域娇子。

川西高原:领略藏羌文化的神秘 - 瑞祥多吉 - 瑞瑞的博客

                                                                                                                                         司京陵 摄

藏羌锅庄古朴遒劲,粗犷奔放,刚柔并济。女舞者动作典雅,秀丽端庄,如含苞的花朵;男舞者双臂挥舞,腿部跳踢有力,似雄鹰展翅,豪放刚劲。 藏羌锅庄源于古老的宗教祈祷仪式,是庄重和典雅的,一般都始于吟唱声中,男女拉手成圈,男半圈女半圈,臂连着臂,跟着领舞,载歌载舞,顿地为节,由左而右,分班唱和,此起彼落。人们用歌舞来消除劳动的疲劳,来感谢神灵的保佑,来抒发自己的情怀。刚踏歌起舞时节奏比较缓慢,只是领舞男人以顺时针方向手持串铃边摇边唱边跳,然后动作由小到大,舞速由缓到快,激情四射。藏羌锅庄是辛勤耕耘的延伸,是喜悦丰收的延伸,是男女爱情的延伸;藏羌锅庄是七彩高原、眼球经济和身体语言的延伸,也是美好心灵的延伸和藏羌儿女对自由、平等、博爱的激情憧憬与畅想。
      藏羌古碉楼这种建筑形式,自两千五百多年在川西高原雄起以来,就与锅庄艺术一道成为了川西高原不可分割的审美有机体。藏羌锅庄是藏羌碉楼之中激情燃烧的艺术形式,更多地体现出雪山的万丈情怀,草地的宽阔本性,牦牛的奉献品格。

        脉象互应的藏羌碉楼与锅庄

   如果说形式美、对称美、自然美是建筑美的肉体,那么生机美、曲线美、和谐美则是建筑美的灵魂。在如今的川西高原,顶天立地的藏羌碉楼,体现出的是“雄壮”之美;灵动飞扬的藏羌锅庄,体现出的是“柔秀”之美,二者皆是生机盎然之象征,是文象和文脉互动双运的体现。这种刚柔相应、阴阳交泰之美,是川西高原“生机勃勃”的最好写照,也是对藏羌文化的最佳注解。作为一种非剧场化的艺术形态,藏羌锅庄原本出自居住在川西高原藏羌碉楼中的一群踏歌起舞者的文化记忆。藏羌碉楼与锅庄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寓物化载体于的人化载体之中,藏羌碉楼与锅庄和光同尘,静而与阴同德,动而与阳同波,其中包含了人文阿坝“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和而不同”的诗情画意。锅庄尊为藏羌碉楼旁的一景,尤其是藏羌锅庄在动律演绎和人文地理的张扬上可谓珠联壁合,天人合一,人人合一,个人合一,“化”在其中,“易”在其中,“吉”在其中,“妙”在其中,是对“一阴一阳之谓道”和“日月为易、生生不息之谓易”的最好诠释。藏羌古碉楼旁男人与女人的踏歌起舞,更是将碉楼文化与锅庄文化融为一体,二者动静结合,互为表里,互为日月,脉象互应,好一派和乐竞合的生动景象。大凡解读藏羌碉楼与锅庄的,都可以从一个侧面,一个角度,一个切入点把握藏羌建筑文化、传统文化、民间文化和人文地理的相互依存关系,都可以通过对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我的人文地理解读达到“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藏羌碉楼与锅庄乾坤相对,和实生物,包含着藏羌民族发展进步所积淀的共同理念、共同追求,是藏羌民族天合、地合、人合和己合的文化集成,表征脉象和合。“以兼容仁爱为魂,以风俗习惯为体,以和乐人道为用”,可谓藏羌文化的核心价值体系。藏羌文化的灵魂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人与人的和谐共处、不同文化间的和谐兼容,是一种“香格里拉”人文意境的文化。藏羌文化的核心价值体系完美展示了“真善美慧是”:真者,天人合一;善者,知行合一;美者,情景合一;慧者,智悲合一;是者,表里合一。求真、求善、求美、求慧、求是,在藏羌民族身上,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在多样中求同一,在差异中求和谐,在交流中求发展,今天已经成为了人类社会的文明观。藏羌碉楼和锅庄在川西高原和谐、欢乐上定格,不正是体现了藏羌人民对天地万物的审美情感和感念情怀,宛如一幅幅人与人和谐、人与自然和谐、人的内心和谐的立体大景观。文化是一个流动的、多面的体系,一个类型文化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往往不断受到来自其他各种文化的浸润和滋养,文化之间是部分复合、互动的关系。藏羌文化遗产既是藏羌民族精神的载体,又是藏羌民族精神和传统文化的象征,蕴含着非常珍贵的精神价值,是增强文化认同的宝贵资源。藏羌文化遗产有着独特的历史价值,是藏羌民族在产生、形成、发展过程中经过长期的生产和生活方式而创造出来的,是藏羌民族智慧的结晶和历史发展与进步的标志,蕴含着大量的尚待破解和利用的历史文化信息。川西高原相融互动的藏羌碉楼和锅庄是一幅风景画,雪山的雄伟,草原的辽阔,在川西高原的地图上浓缩;川西高原相融互动的藏羌碉楼和锅庄是一首抒情诗,每座高山,每条小溪,都能读出天地人和,抑扬顿挫;川西高原相融互动的藏羌碉楼和锅庄是一支赞美歌,每座碉楼,每曲锅庄,都是和谐乐谱上生动的符号。藏羌文化经上千年之演进,绵延不绝,总是充满着生机和活力,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和而不同”的文化品格。只有维持藏羌民族文化的传承,才能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里找到藏羌民族的文化身份,藏羌文化的DNA才不会迷失在全球化的大海里。保护文化遗产其实就是保护藏羌文化的DNA。

川西高原:领略藏羌文化的神秘 - 瑞祥多吉 - 瑞瑞的博客

                                                  庄春辉 摄

川西高原:领略藏羌文化的神秘 - 瑞祥多吉 - 瑞瑞的博客

                                    庄春辉 摄

 

川西高原:领略藏羌文化的神秘 - 瑞祥多吉 - 瑞瑞的博客

                                                                                                                                   周家奇 摄

 

作者简介:                    

瑞祥多吉(庄春辉),男,藏族,大学本科毕业,1963年11月生于四川省壤塘县壤柯镇县人民委员会机关办公大楼, 现任四川阿坝州文化局副局长、机关党委副书记,兼阿坝州文联、州社科联副主席和《阿坝文化研究》杂志主编。早在上世纪的八十年代,便开始发表作品。如今,已在《佛教文化》、《中国民族》、《中国西藏》、《中国画报》、《读者》、《对外大传播》、《经济消息报》、《中国绿色时报》、《中国民族报》、《中国文化报》、《藏学学刊》、《四川文学》、《四川日报》、《西藏艺术研究》、《四川物价》、《四川价格研究》、《四川藏学》、《四川文化》、《四川散文》、《四川文苑》、《巴蜀风》、《文艺与传媒》、《草地》、《阿坝日报》、《羌族文学》、《九寨沟》、《阿坝文化研究》等全国各地数十种报刊发表作品。电话0837-8887969或2821636   邮编:624000

注明:本文已经于2007年03月26日在国家文化部主办的《中国文化报》第3版 “ 文化旅游 ”栏目黄金之旅中发表,这里有所完善。

 

  评论这张
 
阅读(47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